1103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画面好像定格一般,只看到一连串的血迹,噗呲噗呲地往外涌,而他穿的白色衬衫,几乎在瞬间,被染成鲜艳的血红色。

   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徐利菁会这样做,这么偏激,疯狂。

   也包括徐子靳。

   锋利的小刀,直直地捅进了他的腹部,钻心的痛,无边蔓延。

   徐利菁还不死心,手握着刀柄,想在他的肚子里用刀子转几圈。

   徐老太太从没像此刻一样,失控过。

   “利菁,干什么?子靳,快点躲开!”老太太很用力的大喊,可是声音不大,还带着颤音,布满了难以置信。

   徐子靳的意识很清醒,剧痛并没有对麻痹他的神经。

   徐利菁想要在他的肚子里用刀子戳几下的时候,他用力地捏住了她的手。

   相比宋唯一和徐老太太在后面,没准等她们上前,徐利菁就已经在这短短的两秒钟内得逞了。

   “徐子靳,去死,去死啊。”徐利菁双目赤红,口中一直在大声咆哮。

   清纯妹子眼睛好大休闲居家写真

   被徐子靳捏着手,无法动弹的徐利菁,显得极为暴躁。

   徐子靳是个男人,要是福大命大,只是受点伤而不会有生命危险,怎么办?

   “疯了,徐利菁真的疯了。”徐老太太大吼,浑身不停地颤抖着。

   “害了我的女儿,不是很喜欢她吗?下去陪她啊,去啊!”徐利菁狞笑,眼泪混杂着鼻涕,流了一张脸。

   徐子靳的表情很冷,后背微微弓着。

   “为什么不说话?徐子靳,说不出来了?”徐利菁很激动,尽管被徐子靳捏着手,身上却在使劲,想要将没入徐子靳腹部的刀子,再冲入一些。

   一名保安踢中了徐利菁的手,连接在手部和刀子之间的接口,直接断裂。

   徐利菁浑身一个脱力,往后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

   她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整个人不要命一般,往这边冲。

   “别拦着我,谁都别拦着我,我要徐子靳偿命。”

   徐老太太见状,被吓了一大跳。

   她见过徐利菁几面,对徐利菁的印象,停在沉默寡言这个词身上,还没见过这样失控的徐利菁。

   “拦着她,拦着。”老太太浑身发抖,又惊又惧。

   保安自然知道,也在尽力,拦住徐利菁。

   但是他低估了在愤怒中,徐利菁爆发出的力气。

   那是一个成年男人都无法抵抗的蛮力。

   徐利菁冲过去,不是将保安当成一道屏障和阻拦,而是当成了仇人。

   因为拦住了她的去路,直接抓着保安的手,用力咬了一口。

   “唔……”保安吃痛,徐利菁趁着这个机会,冲破了他。

   又将目标,锁定在徐子靳的身上。

   鲜红的血液,涌得越来越多,徐老太太扶着徐子靳,都差点晕了过去。

   “要干什么?要杀人吗?徐利菁,疯了吗?”徐老太太挡在徐子靳的面前,震怒地看着眼前陌生的徐利菁。

   徐子靳吸气,肚子里的肠子,仿佛搅成了一团。

   他的身边,围着数名保安,在徐利菁冲上来的时候,一把将她抓住。

   “放开我!”徐利菁发狂一般,大吼大叫。

   “抓着她,别让她再跑了。”徐老太太气得全然不顾昔日的母女情,指挥着命令。

   “徐子靳,不得好死。”徐利菁无法挣脱,嘴上却不饶人地在继续怒骂。

   徐子靳的神志有些不清,但还没有完全晕过去。

   “先把她……抓起来。”手指的方向,指着徐利菁。

   徐利菁脸色变了又变,用力地挣扎起来。“徐子靳,又想把我关着?休想,小心我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徐子靳的罪行。”

   “有这个本事,尽管现在说。”徐子靳冷笑。

   在他的坚持之下,保安自然听从。

   而徐老太太,虽然完全听不懂他们之间的哑谜,却也没有要报警。

   当务之急,是徐子靳的伤势,一定别有事才是。

   “子靳,不要说话,在流血。”老太太失声痛哭。

   刚才的那一幕,吓得她不知所措。

   什么母子之间的嫌隙,全然没有了。

   她要确保自己的儿子没有事。

   随即,又朝着小凌的方向大喊。“快把车开过来,送子靳去医院。还有,叫救护车,快点啊。”

   车窗早就下降,小凌从头到尾地看完了这一出大戏。

   正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徐老太太这般大喊,她立刻回过神,“妈,我知道了。”

   司机和保安,将徐子靳扶到车上,连座位,都被徐子靳的血给染红。

   “快……去医院。”徐老太太跌跌撞撞地爬上了车,带着浓浓颤音地吩咐司机。

   去医院的路上,徐子靳的脸色慢慢变为惨白,刀子还插在他的腹部,这里没有专业的医生,没有人敢随便将刀子拔出来。

   “妈,我没事……别哭。”徐子靳似乎还颇为清醒,声音有些虚弱,还不忘安抚徐老太太。

   那么多的血,怎么会没事?

   老太太这句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往好的方面祈祷,他会没事的。

   小凌坐在副驾,闻言也扭头过来,看着后面的徐子靳。

   他半靠在座位上,整个人微微喘气,脸上染了几缕血迹。

   “子靳,还受着伤,先别说话,好好休息一下,保存体力吧。”她眼底带着相应心疼的神色,声音轻柔地说。

   徐子靳的脸一冷,原本微微闭着的眼睛,猛地睁开。

   凌厉的视线,如同鹰隼般犀利。

   看得小凌讪讪一笑。

   徐子靳的表情,充满了对她的厌恶,尽管是在重伤的这一刻。

   “小凌说得对,先别说话,就要到医院了,忍一忍。”老太太眼眶发酸,哽咽着附和。

   徐子靳撇开视线,在淡淡的嗯了一声。

   徐老太太觉得,儿子的痛苦,都被压抑在这声音里面。

   小凌的手用力攥着座位下的垫子,手背上青筋毕起。

   在这样的时候,徐子靳都不领情,干脆死了算了,她恼火地想。

   “唯一还在公司等着,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来医院。”老太太颤抖着摸出手机,声音打断了小凌的胡思乱想。

   ————今天有事来不及码字,欠一更,明天补上,过年特殊时期,仅此一次,谢谢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