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5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忙?这么晚了还要忙?忙思索是睡地上还是睡沙发?”他一下就猜测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夏悦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有时候真的很讨厌裴逸庭这种可怕的洞悉能力,他不是眼睛看不到吗?难不成还是她肚子里的蛔虫了?

   “我怎么敢觊觎裴大少爷您的床?您就睡的觉吧。”夏悦晴的语气全是不耐。

   作为一个看护,她容易吗?连一个看护最基本的待遇都没有,还要应付裴逸庭的亲吻偷袭,没天理。

   可又能怎么办?谁让她是罪魁祸首?

   “觊觎?这个词用的很好,知道这是觊觎就行。”

   夏悦晴闻言差点吐血。

   随即,裴逸庭又一副的施舍的语气。“看在今天的表现勉强合格的份上,我可以分给一半的床。”

   话音刚落,突然一个软绵绵的抱枕直接迎面而来砸到他的头上。

   夏悦晴咬牙切齿地瞪着他:“不!用!”

   民国风的麻花辫学生妹子清纯质朴

   现在他这是技能更加熟练,直接大大方方撩她了吗?

   若是平时,她想砸中裴逸庭,无疑是白日做梦。

   但换了这个时候,即便是裴逸庭,也无法躲过一个小小的枕头。

   他的脸沉了沉,“不知好歹。”

   喜欢睡单人沙发,那就睡个够吧。

   想着,裴逸庭立刻躺下,直接无视她的存在。

   见他这样,夏悦晴反而松了口气。

   不理她睡觉更好,免得再说下去,她就无力反击。

   有些怅然地看了看时间,不是已经很晚了吗?怎么才十一点钟?这要什么时候才能熬到明天白天啊?

   夏悦晴叹了口气,在沙发上坐下,靠着椅背。

   又惊又怕地过了一天,精神高度紧张,夏悦晴也确实是累了。

   本以为在沙发上自己睡不着,却没想到,闭上眼睛,很快就入眠了。

   房间里没了她的声音,立刻安静了下来。

   裴逸庭等了一下,就听到了一阵轻轻的鼾声。

   顿时,英俊的脸一黑,这是小猪仔吗?这么快睡着?夏悦晴还真是有本事!

   她没有意识到这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就真的这么放心睡着了?不怕万一吗?

   当然,他是裴逸庭,自然不会做这种乘人之危的事。

   但如果是别人呢?

   裴逸庭越想越生气,不知道气夏悦晴的大意,还是气她丢下自己睡着了。

   他毫无睡意,耳边没了她聒噪的声音,又觉得有点不习惯,周围更是静悄悄的。

   当一个人的眼睛无法看到的时候,耳朵的听力就会被放大到极点,正如此刻的裴逸庭。

   第二天,夏悦晴是从地上醒来的。

   她吓了一跳,“我怎么在地上?发生了什么?”说着,迅速爬了起来。

   正逢此时,裴逸庭幽幽的声音响起。“从沙发上掉下去了,难道丝毫不觉得痛?”

   是半夜的事。

   裴逸庭本来是想摸过去将她弄到床上来的。

   但想到夏悦晴的不知好歹,这个念头又打消了,免得一大早她起来尖叫。

   更没准,夏悦晴更喜欢睡在地上也说不定。

   “啊?什么时候的事?”夏悦晴毫无印象。

   裴逸庭“……”

   “夏悦晴,是猪吗?”

   他的话一出口,夏悦晴的脸色涨得通红。“才是猪呢。”

   裴逸庭呵呵冷笑,“就没见过这么蠢的女人,昨晚若这里不是我而是别人,这会儿早就不知道被卖到哪个国家了。”

   夏悦晴伶牙俐齿地反驳:“那只是的假设,事实上这里也不存在别人,更不要说被卖掉这个可笑的设定了。”

   “很好,一大早醒来就有胆子跟我顶撞了?”

   夏悦晴捂着嘴,眼底闪过一道心虚,她就事论事而已,就被定义为顶撞了?

   真的是大变态!

   “不敢!小的这就伺候大少爷更衣洗漱。”说着,动作麻溜地走了过来。

   她打量了他一会儿,随即进去浴室,为他挤牙膏,接好好漱口水。

   再扶着大少爷洗漱,自己站在旁边。

   然后,给他洗脸。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像老妈子了。”夏悦晴嘟囔着说了一句。

   而且,还是伺候那种智商有缺陷的老妈子。

   裴逸庭刚刚转晴的脸色又阴了下去。“夏悦晴,在抱怨我苛待吗?一大早就惹我不高兴,找死?”

   “没有,我只是随口说说,别当一回事。”夏悦晴憋屈地否认。

   如果裴逸庭无权无势,她现在早就反客为主,狠狠欺负他了。

   但谁叫裴逸庭是裴逸庭?身后的势力大得惊人,她就算是生气,也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发泄。

   裴逸庭这才作罢。

   出去,吃了早餐,季风的身影准时出现在夏悦晴的面前。

   当然,对她依旧没有好感。

   “去安排一下,今天出院。”裴逸庭对季风说。

   季风明显还不放心,担忧地问:“裴总,您身上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吗?要不再住两天?”

   “以为住院很好玩?没病住什么院?”裴逸庭面无表情地反问。

   脑震荡的头疼后遗症在经过药物治疗之后已经没事了,眼睛看不到暂时也不能轻易动手术,既然如此自然是回家为好。

   季风顿时讪讪点头。“是,我这就去安排出院的事宜。”

   临走之前,还警告夏悦晴,好好照顾裴总。

   要出院了,夏悦晴立刻想到不需要换床的事,也高兴了一下。

   并且主动地去收拾东西,等季风回来,就已经搞定得七七八八了。

   他狐疑地看了夏悦晴一眼,才从她的旁边走过,直接停在裴逸庭的面前。“裴总,已经办好了,随时可以出院。”

   “这边让人收拾一下……”

   裴逸庭的话还没说完,夏悦晴积极地插话,“报告裴总,已经搞定了,随时可以走人。”

   嗯?这么有速度?

   裴逸庭有些狐疑,但也没有多问。

   “走吧。”

   季风拿出一副墨镜递给裴逸庭,他没说什么,接过带上了。

   “夏悦晴,愣着做什么?还不过来?”

   刚安静没两秒钟,他直接点了她的名字。

   夏悦晴只好扔下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裴逸庭立刻牵住她的手。“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