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_a2054

有壮呀!那不是梦,那是真的,是真的要过继给子墨了。

老夫人一句话,噩梦成真,惊的宁有壮差点没再晕过去。

“娘,,在说什么呀?”

“我说什么不是都听到了吗?”宁老夫人神色温和,慈爱,却又强硬道,“六叔一心向佛,不红尘,余生或都与佛经为伴,难有子嗣。作为宁家长子,理当孝敬于他!”

听老夫人语气肃穆,一点不像是唬他的样子,宁有壮眼前晕了一下,急声道,“为什么一定要过继?就算是不过继,我对六叔也一定孝敬。”

“六叔常年云游在外,不在京城,不在身边陪伴谈何孝敬?”老夫人说完,不待宁有壮开口,随即冷硬道,“还有,宁脩已有儿子,呆呆就是他的亲生子,是的亲孙,要善待于他,不可心存坏心。不然,小心我让好看。”

都已经要把他过继出去了,还要如何让他好看?

宁有壮张口,还未说话,宁老夫人已起身,“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身体不舒服就早些躺着歇息吧!等过继的日子挑好了,我让冯荣来告诉。”

说完,宁老夫人转身走人。

望着老夫人离开的背影,宁有壮两眼发直,怎么这天突然就变了呢?

过继的事盘算了这么久。最后结果就是把自己给过继出去了!

“坤儿,在这里陪着父亲,我去送祖母。”

甜美清纯情公主公园外拍美图

“好。”

看宗氏匆匆走出去,宁坤看着脸色直犯灰的父亲,心里长叹一口气,忽然为自己感到担忧。

因为他娘过去曾说他脑子是随了他父亲。所以,这是不是也说明,他以后也是个被人拿捏的命呢?

哎!

父子俩相对而坐,心里各自哀怨。

“宗氏,是个聪明人,这点我自来知道。所以,对院里的事儿,我也从不过问。但今天,有句话我想提醒。日后,若是想自己安稳,侯府安稳,宁脩院里的事儿,最好也不要管,也不要过问,这样对谁都好。”

说完,宁老夫人抬脚离开。

宗氏站在原地,眸色起起伏伏。

她嫁入宁家这些年了,这是老夫人第一次训斥,不,说警告她更为合适。

看来,关于过继一事,是真的让老夫人对她很不满了。

“奶奶……”

尤嬷嬷开口,宗氏没说话,只抬脚走向西厢房,抬手挥退屋内的婢女,幽幽开口,“这次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做了件蠢事儿呀!”

“不怨奶奶,主要是我们完全没料想到了,宁侯竟然已经有了亲生子。”

“是呀!真是意想不到。不过……”宗氏顿了顿,心里冷笑一声,沉沉道,“我们没想到,但老夫人怕是早已知道。”

还有刚刚老夫人让宁有壮善待呆呆,不要心存坏心。这话,在宗氏听来,根本就是说于她听的。

听了宗氏的话,尤嬷嬷点头道,“老奴也是同样感觉。”

若老夫人如她们一样是第一次知晓呆呆的存在,不会就这么护着,除非是早已知道。

早知道宁侯已有亲生子,却什么都不说,这分明就是成心让她们今日难堪呀。

忙活了那么久,铺了那么大的场子,宴请了那么多的人,最后却是为宁侯的儿子撑场子,给自己难堪,想想都可笑。

也难怪之前宁侯那么好说话了。

“奶奶,说,现在呆呆回侯府了,那苏言呢?她现在人在那里呢?”

宗氏摇头,“不知道。”说完,想到什么,正色道,“这事儿不要去打听。”

“老奴明白。”

苏言是已经死了,还是活着,对她们都没多大妨碍。所以,她们也没必要去查,免得在惹老夫人不愉。

不过,相比她们的无所谓。苏言是否活着,对曹家小姐可就大不一样了。

毕竟,苏言可是宁侯长子的生母呀。

庄园

老夫人去了一趟侯府,又直接回了庄园,径直去了宁六爷那里。

看到老夫人,宁六爷忙放下手里的经书,起身走过去,轻扶住她,“嫂子有事儿尽可让下人传我过去就是了,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对老夫人,宁六爷也是自来敬重,只除了在念经书的时候,才会较真。

“我看时辰尚早,想过来跟说说话。”

“嫂子有话尽管说,弟弟洗耳恭听。”宁六爷说着,想到什么,开口问道,“有壮怎么样?还好吧!”

“他挺好,没啥事儿。”

“那就好!”宁六爷轻叹口气道,“是我思虑不周了,我没想到,我说让他过继给我做儿子,他竟然会晕死过去。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喜极而晕,后来看他脸色,我才知道是我想多了。”

说完,宁六爷看着老夫人道,“不过,嫂子尽可放心,我并没有让有壮过继于我的想法。当时那么说,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请嫂子切莫放在心上。”

老夫人听了道,“其实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这话什么意思?

宁六爷一时听不明白。

老夫人正色道,“我想六弟能帮个忙,答应让有壮过继给。”

宁六爷:……

宁六爷:……

宁六爷反应落入眼中,青石垂首,心里暗腹:幸而六爷看不到他自己表情,不然他就会发现,他现在的反应,跟宁大老爷当时差不多。唯一差别就是宁大老爷直接晕死了过去,而六爷没有。

“嫂,嫂子,这个,那个……”

有壮那傻儿子,他不想要呀!

六爷觉得这么说,好像太直白了,有些不合适。但这是他心里真实的想法。

身边带着宁有壮这么大的儿子,他想破了童子之身,应该就更加遥遥无期了。

本来宁六爷已经想好了,若是实在不行,他就去妓院破了去。

可若认了宁有壮。那……

难不成要‘父子’双双上妓院吗?

这个怕很不合适。

看宁六爷表情,老夫人既知他心里不愿,却还是开口了,“宁脩还未娶亲,他就要给他过继儿子,还给宁脩定下那样的亲事。宁有壮做的这些事儿,已差不多让他在京城沦为笑柄了。继续待在京城,怕只会惹出更多的事。”

“特别是呆呆马上也要入侯府了,我不希望宁有壮因心里对宁脩存着不满,就对呆呆处处为难,乱生事端,再被一些有人利用。所以,眼下他最好是离开京城一些时日为好。”

“只是凭着他的身份,无论将他送到哪里,应该都没人敢恶待他,多半还是纵着他。这样,他就算是离京也没多大意义。”

“因此,我思来想去觉得他跟在身边一段时间最为合适。因为不会由着他,纵着他,定会好好管教他。”

宁六爷听了道,“嫂子如何知道我不会纵着他呢?”

“因为连我这个嫂子都没纵容过,就算是我不喜欢念经书,也一定会强硬要求我念熟。所以,来管教宁有壮我最是放心!”

六爷听言,一时沉默了。

因为宁老夫人这话,让他一时分不清,她是在夸他,还是在表不满。

“子墨,对有壮,嫂子在这里恳求了。”

在老夫人起身向六爷鞠躬请托时,六爷忙伸手将她扶起。而后,妥协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

因为明白老夫人的用心,所以宁六爷应了。

只是,该怎么管教宁有壮呢?宁六爷并不知道。

“青石,将我披风拿来,我要去侯府一趟。”

“六爷,这么晚上了,还要去吗?”

“嗯!”

眼见就要认宁有壮做儿子了,六爷忽然觉得他好像一直没仔细看过宁有壮的模样。所以,去看看。

至少也要知道,这个儿子到底比他年长多少。

侯府

就在宁有壮喝了一壶的定神茶,也定不下心时,宁六爷到了。

六爷进门,看到坐在床上,脸色灰白的宁有壮,六爷在床边坐下,看着他,几经犹豫,伸手握住宁有壮的手,温和又慈爱道,“有壮呀,有没有人说过,生病时有一种我见犹怜的美。”

宁有壮:……

本灰白的脸色,直变青黑,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