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_a2051

   别看华老爷子笑呵呵的,可事实上,他也挺着急的,没法子,看着杨清照这般大的变化,如今对旁人说是他的儿子,估计都有人信,这内心的个中滋味可想而知。

   不过相比较其他人,华老爷子倒是淡定许多,至少他明白,杨宁断然不会亏待华家。

   “华爷爷,别着急,听我慢慢说。”杨宁看了眼杨清照:“相信爷爷也很想弄懂这其中的秘密吧?”

   杨老爷子点了点头,其实,这几天他也想了许多,不过以他的经历,哪怕想破脑袋,恐怕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再加上这阵子一直被左邻右舍那些老邻居弄得不胜其扰,索性就开始打打太极调节一些心情,他知道,他的孙子杨宁,一定会回来替他解惑。

   杨宁整理了一下思路,用尽可能通俗易懂的语言,把自己晋升帝级,然后亲人们血脉变异的事慢慢说出,这一番解释足足讲了快一个小时,期间两个老人都没有出声打断,哪怕对他们来说,至少有一大半的内容是在听天书,可依旧让他们回味无穷。

   “原来,在武侠的世界外,还有这么一番天地。”

   待杨宁解释完后,杨老爷子重重叹了声。

   “爷爷,听懂了?”杨宁忍不住问道。

   “懂与不懂,其实不需要太过在意。”杨老爷子笑了笑:“我只需要知道,我的孙子变得更厉害了,而且,还带给了我们更大的变化,这就够了。”

   杨宁笑了笑,然后望向华老爷子:“华爷爷,也知道,这玩意与血亲有着直接关系…”

   “我懂,我懂。”华老爷子摆摆手,一脸期待道:“小杨,我问,如果惜芸也成了帝级,是不是我也能像爷爷这样?”

   杨宁顿时无语,这可真敢想的,他不得不佩服华老头的异想天开。

   花颜小女纯纯的夏季风采

   华惜芸能否迈入帝级,杨宁还是持着肯定意见的,可需要多久,如果真靠这么盼星星盼月亮的等待,估摸着华老头都够进好几趟棺材了。

   “华爷爷,您需要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从现在起,跟着我爷爷一样修炼。”

   杨宁深吸一口气,然后道:“当然,或许我爷爷练起来更快些,但我能保证,您如果不想着一日千里,那么返老还童,再活个一两百岁,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我不成老妖精了吗?”华老爷子笑呵呵自嘲,当然了,内心还是很兴奋的,并没有任何失落感。

   有杨宁这句话,华老头立刻笑呵呵的告辞,他要将这个消息立刻告诉他的几个子女,让他们别有事没事的跑来打扰他,从现在起,他打定主意,要常驻杨家了。

   尽管,两家屋子也就隔着一个大栅栏。

   “爷爷,这是红龙血,可以用来泡澡。”

   “这是古翠根,泡出来的酒不但清香,还能够助涨生命源力。”

   “爷爷,这是尤因弄到的生命源泉,我用容器封存好了,跟华爷爷每天早午晚喝上一口。”

   “这是…”

   …

   看着杨宁如同变戏法似的不断掏出一大堆东西,杨老爷子也是淡定得很,孙子都快成神仙一样的人了,有些手段,不值得小题大作。

   不过嘛,这可把收拾好行李赶过来的华老头彻底乐坏了,一听到这样东西能延年益寿,那样东西能恢复人体器官机能,在华老头看来,杨宁这位孙女婿掏出来的东西,可是长生不老的灵丹妙药呀!

   做足这一切后,杨宁才走上楼梯,轻轻敲了敲某间房门。

   “爸,妈,是我。”

   “进来吧。”

   吱…

   推开门,只见杨天赐跟宁国钰都靠坐在床上,出了这么大事,他们暂时也无心工作了,整天脑海中都是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杂念。

   宁国钰还好的,看到杨宁后立刻下床,深深的看着自己这个儿子,至于杨天赐,依旧抬着头,看着天花板,看上去多少有些憔悴。

   如果不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很清醒,恐怕杨天赐都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精神病。

   “妈,坐吧。”

   杨宁一招手,只见房间中一张小凳子凌空飞来,然后落在杨宁手中。

   缓缓将凳子放下,杨宁轻轻按了按宁国钰的肩膀,让其坐在椅子上。

   “阿宁……这…”

   宁国钰看到杨宁这一手,着实吓了一跳。

   “这没什么,妈,其实以后也可以办到的。”杨宁笑了笑,轻轻给宁国钰捶着肩膀:“妈,相信之前也知道我的一些事了,只是当时们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说到这,杨宁又看了眼杨天赐:“爸,说对吧?当初我被国家安局请去的时候,也看了那卷带子了,对吧?”

   “恩。”杨天赐应了声。

   “我只是想跟们说,发生在们身上的事,都是真实的。”

   杨宁继续道:“或许,这份突如其来的变故,多少影响了们的正常生活,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多少人盼都盼不来呢?”

   “真的是一件好事吗?”宁国钰迟疑片刻后,转过身,望向身后那面镜子。

   镜子中,是一个仿若二十芳华的娇媚女人,依稀能看出以往宁国钰的轮廓,但却要更精致,就仿佛去了趟南韩,做了一次大型的变脸手术一般。

   同样的,此刻的杨天赐,看上去就像是杨宁的大哥,而不是老子。

   这也是夫妻俩最耿耿于怀的事了,说换了这么一张脸,以后还怎么出现在同事面前?难怪他们这几天都躲在房间里不敢见人,实在是他们不知道怎么跟亲朋好友解释这么诡异,又违背逻辑的事情。

   “孩子,我跟爸爸,能不能恢复到以前那个样子?”宁国钰犹豫半晌才说道。

   “妈,真愿意恢复到以前吗?”杨宁忍不住问了句。

   “这…”

   哪怕为人母,可宁国钰始终是女人,哪个女人不爱美,哪个女人不希望年轻,在美貌面前,任何要紧事,都t次要的!

   所以,宁国钰犹豫了,不由得望向杨天赐,脑子里还依稀想起,自己这位一同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丈夫,在看到自己这张脸后,所露出的那种惊艳、爱慕,现在想想,还有着一种好久好久没有的小幸福。

   变回去?

   不行!

   “把我变回去,这模样怎么看怎么难受。”杨天赐望向杨宁。

   “那可难办了。”杨宁捏着下巴,肩膀不断耸着,似乎在憋着笑意。

   “小兔崽子,想造反是吧?”杨天赐岂会看不出杨宁的细微举动,立刻有那么点恼羞成怒了。

   “没问题,不过得问问爷爷愿不愿意,不然到时候,管爷爷叫爸,还是叫大哥?”杨宁说完,立刻笑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

   甭说他,就连宁国钰,也是先一愣,紧接着就噗哧一笑:“对对对,儿子说得对,我觉得还是得问问爸的意见。其实嘛,我觉得现在这样子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