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_a2066

   “呵呵,看习惯吧。”

   叶青凰见她靠得这么近,本来想继续绣自己的,又怕被人突然拔针,连忙戒备地收了绣架。

   “原来到中午了,我得赶紧做饭去。”

   叶青凰搬着绣架快步往屋里走,等她出来时,就将屋门锁了。

   出门带锁,真的很有必要。

   “哼,能绣五两银子的绣品,真是了不得了呀,这屋子都加锁了,是得防贼啊。”

   叶子玉冷眼看着叶青凰的举动,嗤笑一声,冷嘲热讽。

   叶青凰看了她一眼,径自往厨房走。

   “喂!能绣大绣件了不起呀,如今都目中无人了吗!”

   叶子玉见叶青凰竟然无视自己,顿时恼怒地冲了过来。

   “别吵啦,叶家堂妹,你也真是,怎么好好的姐妹说话,就变成这样了呢。”

   张佩儿站得近一些,上前拦住叶青凰的去路,一脸无奈地看着她埋怨。

   邻家纯情女郎娇羞动人

   “……”叶青凰不可思议地看着张佩儿,事儿精这是有备而来吧。

   “子玉,你找凰儿有事吗?”

   叶重义忍了忍,还是从厨房走出来,手中还端着一只药罐,表情严肃地看着侄女。

   “大、大伯……”叶子玉见惊动了大伯,有些心虚地低头解释,“我们是来找青霞的。”

   “霞儿还没回来,等她回来,我让她去找你。”

   叶重义现在只想支走侄女,不想她找凰儿麻烦。

   “叶家大伯好,佩儿给你请安了。”张佩儿上前行礼。

   “我们也没什么事儿,就是过来串串门子,找青霞姐姐聊天的。”

   “嗯。”叶重义冷淡地看着张佩儿,他虽抱病,但不耳聋,刚才这张佩儿说的话,可听得一清二楚。

   张佩儿见叶家大伯表情冷淡,似乎不喜欢自己,不由讪笑了一下。

   “既然青霞姐姐不在,那我们便回去了。”

   “回去吧。”叶重义立刻开口。

   不再理她们,转身又回了厨房,他的药煎好了还没倒出来呢。

   天气变暖,他又治疗了这么久,如今腿脚利索了许多,在家也能做些小事儿了。

   希望端午之后,他能多干些活儿,给凰儿减轻些负担。

   看见大伯进了厨房,叶青凰又要走,叶子玉眉头一拧,突然上前拉住叶青凰的手。

   “怎么,以为有我大伯撑腰,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吗。”

   叶子玉抬手就往叶青凰脸上扇,她就看不惯仗着能赚钱就目中无人的丫头。

   如今连娘都夸赞凰丫头懂事、能干。

   大伯也把自己往家赶,就为了维护这丫头。

   说到底不过是个养女,得瑟什么。

   “啊!”

   叶青凰没想到叶子玉说着话就动手,只来得及抬手一格,挡住了那一巴掌。

   但还是诧异地惊呼了一声。

   叶子玉不喜欢她,她也不迁就叶子玉,但大家一向相安无事,今天怎么就火气冲顶了呢。

   “叶家堂妹,你这算什么,堂姐跟你说话呢,你还拿架子啊。”

   张佩儿见叶子玉那一巴掌没有打到脸,立刻过来伸手去拽叶青凰的手臂。

   “关你什么事!”叶青凰恼火地瞪了张佩儿一眼。

   “是不关我事,但子玉是我姐妹呀。”

   张佩儿轻声一笑,一脸无辜地将叶青凰的手臂紧紧扣住,拽不动就去掐。

   “你们干什么!”突然一声怒喝从篱笆门外传来。

   张佩儿如花笑颜突然僵了僵,立刻松开手后退了两步。

   “表哥,我们在和凰儿妹妹说笑呢。”

   张佩儿看着叶子皓挑着一担水匆匆走进院子,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迎上去。

   “凰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跑到大房里来打她!”

   叶子皓无视了妩媚俏丽的表妹,将水桶一搁就走向叶青凰,瞪着自己的妹妹。

   “平时没个姐姐样儿就算了,也不强求你对没血缘的妹妹亲,但你如今越发盛气凌人,还敢出手打人,这事回头我得好好和娘说说。”

   “表哥,不是这样的……”张佩儿听了连忙走过来解释。

   “子玉只是拉着凰儿说话,没有打人。”

   “哥哥你越来越偏心了!”叶子玉被骂,一脸恼怒地瞪着自家兄长。

   “你!”叶子皓气得咬牙。

   “堂姐到是没打我。”没打到可以不算吧,但是……

   “到是这位表姐掐了我好多下。”叶青凰看了张佩儿一眼,突然撩起自己的衣袖。

   如今阳春三月到来,衣衫没冬天那么厚实,袖子到是轻松拉起来了。

   叶子皓低头看着叶青凰盈盈白藕般的手臂上露出好几道红色掐痕,不由目光一沉。

   “哎,一个大姑娘家怎能在男子面前当众露出肌肤,凰儿妹妹你这举止太轻浮了!”

   张佩儿立刻嚷了起来。她怕叶子皓发火,先发制人。

   “所以,张家表姐专挑我衣衫下看不见的地方掐?不像子玉堂姐那样往人脸上扇吧。”

   叶青凰目光清冷地盯着张佩儿。

   叶子玉性子差瞧不起人,相比之下却坦荡多了。

   这张佩儿不是好东西。

   “张佩儿!你这心思可真恶毒啊!”

   叶子皓拉了一下叶青凰的衣袖,暗示她把袖子放下来。

   而他一脸隐怒走向张佩儿,语气冷厉。

   “你是什么样的人品都无妨,反正你又不是叶家人,但你这么坏,还是别往我家来了,免得带坏我妹妹。”

   “别装可怜喊冤,子玉一向少往大伯家来,更不会对凰儿动手,怎么今天你一来就犯上了?”

   “想来你没少唆摆!”

   叶子皓也知凰儿拉起衣袖给他看伤痕的举动,虽属无奈但若被人诟病,也很难辩驳,因此现在只针对张佩儿发难。

   “子玉,带着你表姐回去,以后没事别往大伯家来,有什么不满就让你爹娘来说。”

   叶重义刚喝完药,走过来拉起叶青凰的衣袖,眼中怒意掩饰不住。

   “子皓,去把你娘叫来!”

   凰儿手臂上的掐痕已经现出淤青,可见下手之人的狠,是用了大力的。

   叶青凰抿唇不语。

   虽然让堂哥和爹心痛担心,但她也知道当时的情势。

   若她反抗,也就落得三个姐妹吵架、撕打的局面。

   为了给叶子玉留下打堂妹的把柄,尤其要揭穿张佩儿白莲花的恶毒嘴脸,一劳永逸。

   她便生生承受了张佩儿的欺凌。